导演刘俊杰:《凉生》演员不试戏,三秒内选出

下载

2018-10-16

姜生养的猫咪冬菇。

由钟汉良、马天宇、孙怡等主演的都市情感剧《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以下简称《凉生》)于昨晚登陆湖南卫视金鹰独播剧场。 该剧讲述了程天佑(钟汉良饰)、凉生(马天宇饰)和姜生(孙怡饰)之间相遇、成长、等待、守护的故事。 新京报记者专访导演刘俊杰,畅谈《凉生》台前幕后的故事。

他认为,创作者不能整天随波逐流,观众需要什么就拍什么给观众看,我不想我拍的每部戏风格都一样。 我很享受拍摄的过程,结果谁也不能掌握。

接拍被凉生在树上刻满姜生名字打动刘俊杰在四个剧本中一眼就挑中了《凉生》,起先是被书名吸引,翻开书之后就被凉生和姜生自幼建立起的浓郁情感所打动。

小说里有一个细节特别打动我,那时候姜生和凉生都在乡下,姜生想吃酸枣,凉生说你不能吃,姜生说为什么大家都能吃我为什么不能吃,凉生说每棵树上都有名字。 之后凉生便在每一棵树上都刻上了姜生的名字,他刻了一夜。

之后刘俊杰与《凉生》原著作者乐小米见面,梳理小说的情节线,凉生和姜生小时候的部分是他们感情的基石,所以我选择了从童年时期开始拍,拍了大概有7-10集的篇幅。 故事开篇姜生4岁、凉生6岁。

将来剧播出的时候,可能会片段式的呈现小时候的部分。 为了寻找姜生、凉生童年生活的魏家坪,刘俊杰带着团队走了很多地方,但都不是很满意,在原本不抱希望的情况下来到开化的一个农村,刘俊杰终于找到了自己心中的魏家坪。 我们在浙江开化的一个农村拍了整整一个月,它将会是一个特别的存在,我觉得观众看完之后会对农村有另外的想法,那是我很喜欢的地方。 选角仅通过聊天选出所有演员《凉生》剧组的所有演员,都是刘俊杰亲自挑选的,每一位演员的选定都花了很多时间,刘俊杰跟演员一一见面,想尽办法把档期定下来。 刘俊杰选演员的方法很特别,不试戏,而是跟演员聊天。

我看演员不会超过三秒种,就一二三,其实我心里就已经有答案了。 我一般不太喜欢试戏,我会跟他们聊天。 我认为你就是你,不用演,每个演员要去演的角色就是他真正的形象,所以他不是去演那个角色,而是让那个角色住在他的心里。 预告片中反复出现的一句话来形容姜生,姜花是世界上最美丽、也是最顽强的花,就像你,姜生。

在刘俊杰心中,孙怡就是姜生,率真自然。 选择马天宇饰演凉生,刘俊杰看中了他内心的孤独,至于之前已经合作过的钟汉良,就是刘俊杰心中程天佑的不二人选。 刘俊杰的工作方式不仅在于试戏的特别,在拍戏时他也注重跟演员聊天,调动演员的情绪,在开拍之前给演员营造一个真实的环境,让演员自由自在地发挥。 我拍戏就是要把最真实的一面记录下来,如果有机会让我再拍一次,我肯定也拍不出2017年时候的感觉。

这个戏肯定会有不完美的地方,但是我认为不完美才是最真实的,我应该把最真实的状态记录下来。 拍摄四个机位同时拍,不希望被剧本框住《凉生》这本书的情节已经够压抑了,因此写剧本的时候要轻轻地写,拍戏时也要轻轻地拍,我的镜头就是轻描淡写的,其实起伏越大的戏越简单。 刘俊杰跟记者阐述他的拍摄方式,我用了四个机位同时拍,摄像师会很辛苦,但是我必须要很多机器抓到我在这场戏的状态里的我想要的东西。

拍哭戏时,刘俊杰希望看到演员内心的东西,而不是技术性的表演流泪。 我不喜欢教别人演戏,演员都是专业的,他们都演得比我好。 我就让演员做最真实的自己,跟他分享一个状况和情节,让他们想在这个状况里你会怎么样,角色会怎样,这就是我拍戏时的想法。 除此之外,刘俊杰不希望演员被剧本框住,也不想看见太重的表演痕迹。 比如说剧本中写着他生气之后拍了一下桌子之后夺门而出。

我认为演员不见得非要按照剧本中写得这样来诠释生气,生气的表达有多种方式,我想要的是想象之中,意料之外的东西。

除此之外,刘俊杰在拍摄现场,不会把戏试得特别实,也不会特别限制演员的走位,我不需要演员就灯光和机器的位置,我让他们自由自在地放开做自己,往往演员给我的东西是我想象不到的,这就是拍戏很有意思的地方。

细节置景和道具都是真的刘俊杰自称对置景和道具的要求非常高,拍现代戏一定要注意细节的真实,家里的冰箱一定要摆满东西,水龙头拧开要出水,冰箱里的菜可以吃,鸡蛋拿出来就能做一顿早餐,这是必须要做到的。

这些细节看似很不经意的,但是我都很在意。

刘俊杰还要求道具师准备2-3份菜,因为有时候试戏的时候演员就把菜吃光了,到了开拍的时候还得重新再炒一份。 刘俊杰认为《凉生》的特别之处在于,这部剧的情感凌驾于情节之上,我前后用两种不同的风格在拍摄,前半段是随意流动的;到了后面呈现姜生情感的部分,我就用比较规整的方式做情节,用压抑的镜头来拍摄。

采写/武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