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首审沉船船员 遇难者遗属大声疾呼声讨

下载

2018-11-06

10日下午2时23分,对世越号船长李俊锡等的首次审判在光州地方法院201号大法庭举行。 不顾船长身份逃离事发现场的世越号船长李俊锡身穿黄色囚衣走进法庭。

紧接着一级航海士姜某、二级航海士金某、机关长朴某等事发当时丢下乘客私自逃命的15名船员依次走进法庭。

顿时,厅内旁听席上爆发出了愤怒的喊声:“抬起头来看我们!”“你们这些杀人犯!我们的孩子死了,要是你们的孩子,能那样做吗?”船长李俊锡似乎要躲避遇难者家人的眼光把脸藏在站在身边的法庭指定律师身后。 三级航海士朴某和三级机关师李某等则哭丧着脸抖动嘴唇,时而遮住脸耸起肩膀。

其他船员表情呆板,似乎魂不附身。 103个旁听席被遇难者和失踪者家属坐满。 他们呼喊:“我们受不了了,心都快要炸了!”其中几个人不忍心正视被告便走出了法庭。

他们说:“真想把水瓶扔向他们厚颜无耻的脸上。

”世越号惨案造成292名死亡12名失踪。 事发56天后光州地方法院开庭进行了首次审判。

当天下午2时许,刑事11部审判长林正烨等3名法官以悲壮的表情入席。

审判部表示,该法庭将审明悲剧发生的原因,若被告人有责任,将判决该受到何等处罚。 本部为此将尽职尽责,全力以赴。

另行安排的74席204号副厅用大屏幕转播了审理实况。 审理期间,所有被告人的目光始终朝着下方。 部分人露出笑容时,遭到受害人家属的抗议。

当天是为公审做准备的最后一天。

在正式审理临近之际,法庭需要理清争论焦点和审理计划。

15名被告人、4名检察官、7名辩护人出庭。

105名受害人家属和170名其他旁听人士、被告人家属、记者等观看了审理过程。

▲10日下午,光州地方法院在201号法庭举行了对“世越号”船长李俊锡和船员们的首次审理。

考虑到国民对本案的关注,法院破例允许记者在被告人进入法庭前拍摄,限时5分钟。 此外,201号法庭旁边还临时设立了一个辅助法庭,用大型显示器直播法庭画面,供“世越号”惨剧受害人家属实时观看。 /朝鲜日报记者摄影“世越号”船长李俊锡的辩护人说:“事故原因是超载,被告不过是临时船长,根本无权过问。

检方主张被告故意不履行救护义务,为独自逃生离开船只,这一指控太过分了。 应从法理上,缜密讨论是否指控被告涉嫌杀人。

”这时,旁听席传来怒吼声“你就是这样混饭吃的吗?”审判长立即制止说,理解你的愤怒,但是不要干扰法庭的审理。 审判长叮嘱说:“虽然能够理解家属们的心情,但是大声喝骂会让审理无法进行。 审理的目的就是要判断被告人是否有罪,揭开事实真相,务必克制愤怒情绪。 ”旁听席立即有人大喊:“做不到”。

审判长表示,如果受害人家属代表在场,请站起来走到前面发言。

2点29分,受害人家属代表金炳权(音)在证人席上说:“已经过去了近2个月。 原以为内心的伤口会随着时间愈合,可是时间对于我们来说,像是静止了。

直到现在,每当看到穿着校服的孩子们,我的脑海中都会浮现出孩子喊‘爸爸、妈妈’的样子。 ”说到这里,金炳权泣不成声。 瞬间,旁听席也是哭声一片。

金炳权说,唯独被告们活下来了,肩负着救护乘客责任的被告们最先逃了出来,最先获得海警救助的也是被告们。 金炳权哽咽着说,无论如何也不能原谅的是,被告们总应该在逃跑之前,用广播告诉所有人弃船吧。 每当遗属的喊声和哭泣声响彻法庭时,被告人进一步低下了头。

三级航海士朴某抖动着肩膀哭泣,三级机关师李某用手绢遮住了脸。

遗属们呼吁建设再没有的社会,要求严惩船员,使遇难者伸冤解恨。 金炳权说,希望被告人说实话,如果你们也有子女……当他说到这里时,场内顿时又爆发出了痛哭声。 光州地方监察厅强力部部长检察官朴载亿说:“孩子们留下一句‘妈妈爸爸,我爱你’就沉入海底,那些还不知家人下落的家属,他们的痛苦更是难以估量。 ”他用颤抖的声音说:“在审理引起国民公愤的被告人审判中,我们要判明沉船原因,严正追究事故责任。

”在该检察官宣读起诉15名被告人的起诉摘要时,检察官们的眼里也闪动着泪水。

下次公审在17日上午10时进行。

审判部计划每周进行一次审理,11月前结束一审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