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存在神奇数字吗

下载

2018-10-16

经济学存在神奇数字吗http://年05月08日14:20:42FT中文网【】  人类对神奇数字的徒劳探索永远不会停止。 哈佛大学(HarvardUniversity)教授肯尼斯·罗戈夫(KennethRogoff)和卡门·莱因哈特(CarmenReinhart)的故事就是这种堂吉诃德式追求的最新一例:二人认为,债务与生产总值()之比高于90%将不利于经济增长。

一些保守派政客及其顾问以这一神奇比率为依据,倡导严苛的财政政策。

如今,这些人已经因为受到了羞辱而被迫退却。

  这一幕影响的不只是当前的财政辩论。

一代又一代的经济学家担心自己的学科不被人们当作硬科学这种症状被称为物理学嫉妒(physicsenvy)。

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Friedman)曾抱怨称,经济学没有发现可被视为常数的关键数字或比率。

在陈述通胀与货币供应的关系(通胀在任何时候和任何情况下都是一个货币现象……)时,他声称发现过这样一个常数。

然而,尽管这两者之间的联系不容否认,但弗里德曼定律的作用方式却与关键的自然科学常数不同。 即便你确定了货币量和价格水平的衡量方式,两者之间也不存在稳定的比率。 弗里德曼自己的研究表明,这一比率不仅会在短期内波动,还会随着世代变迁而变化。

  这与物理常数g相去甚远。

g是地球引力造成的加速度,但即使对它也得谨慎待之。

在真空中扔出的石头,每秒下落的速度比前一秒钟快32英尺每秒。 但如果将一块石头扔出自家窗外,受空气摩擦力影响,石头的下落速度就没有那么快。   经济学等学科对物理式关系的探索由来已久。

二战后曾出现一种主张:如果政府支出超过GDP的25%,就会带来麻烦。 不少人信以为真。 但验证这一主张的过程却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困难。

25%的比率是否涵盖资本支出和经常性支出?如果涵盖二者,那么国有部门庞大的国家将难逃厄运,即便它们的很大一块支出是对增长至关重要的资本投资。 但如果将公共投资从这一比率中剔除,则会出现其他的矛盾:花在招聘理科教师上的钱变成了危险的经常性支出,而将同样一笔钱花在扩建学校厕所上却是良性的资本支出。 不论如何定义,几十年来的政府支出均远高于GDP的25%。

不论这是否减缓了经济增长,它都没有产生上述预言中所说的灾难性后果。

  某日翻阅旧论文时,我发现了有关量化未遂的更具体。 1970年,经济学教授理查德·利普西(RichardLipsey)和迈克尔·帕金(MichaelParkin)的一项被广泛引用的研究声称,只要英国容忍成人失业率达到%(当时被认为是较高的失业率),工资年增长率就将维持在3%的低位,从而化解通胀问题。 事实上,尽管失业率曾数次升至这一水平,却从未产生这种奇效。 只有2008年开始的大衰退才让收入增长率降低至3%以下。

  如果有人认为我是在奚落量化研究,那是彻底误解了我的意思。 但是,我们有必要牢记亚里士多德(Aristotle)的箴言:不同学科的精确度各不相同,在所有学科间寻求相似的精确度是错误的。

  研究结果有限但有用的一个例子是奥肯定律(OkunsLaw)更准确的说法是奥肯经验法则(OkunsRuleofThumb),它以前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CouncilofEconomicAdvisers)主席阿瑟·奥肯(ArthurOkun)的名字命名。

这条经验法则称,经济产出增加3%(超趋势产出)伴随着失业率下降1个百分点。 其余的增加值可用工作时间上升、劳动力参与率和生产率提高来解释。 奥肯多半会头一个站出来强调,确切的关系依国家和时期而定。 更重要的是,这一关系适用于周期或政策变化引起的短期波动,且不太可能适用于长期存在增长停滞或通胀压力的情况。   大体的教训是,不轻信每一项所谓的研究成果,将有益于经济分析和政策制定。 在使用不同方法的不同研究得出同一结论、并经受住专业人士的批评之前,我们最好耐心地等一等。 另一方面,从研究成果中得出的一些有理有据的基本归纳和推论,也可以带给我们相当大的帮助。

  译者/徐天辰。